? 且将蚕豆伴青梅-果树育苗技术,果树管理,果树种植,-果树栽培技术网(www.5stat.com) yabo亚博ag真人,新亚博国际官网,亚博优惠活动 ?
果树栽培技术网(www.5stat.com)已开通!
当前位置:果树栽培技术网 > 新亚博国际官网 > 樱桃 > 正文

且将蚕豆伴青梅

2019-05-14 10:13:06 樱桃

◎任崇喜{河南}

穿过谷雨的清新,时光大步流星走向热烈的季节,蚕豆的清香,在浓郁的绿色空气中,渐渐弥漫开来。

李时珍说,蚕豆“二月开花如蛾状,又如豇豆花”。其实不然。蚕豆花,大多两朵并生开放,花柄处有个弯头,好似鸳鸯头,人称鸳鸯花。蚕豆花盛开时,叶片腴厚青碧,一串串花,一簇簇花,点缀在浓密翠绿的叶间,从根部一直开到顶部。蚕豆花瓣边缘为白色,中间是紫色或黑色花斑,让人产生错觉,觉得那分明是谁的眉眼,想起一个词牌:眼儿媚。

在江南人看来,蚕豆为立夏“三新”之一,“立夏日,家设樱桃、青梅……蚕豆亦于是日尝新”。这时节的青蚕豆,是时令美食,那鲜嫩的清香,一下就能唤醒舌上味蕾。即便生食,“直接扔入口中,清甜的汁液立刻在口中迸出,新嫩莫名”(汪曾祺语)。

新鲜蚕豆,最简单的做法,就是清炒。清炒后的青蚕豆,皮薄肉嫩,嫩糯香鲜,入口软酥。在《随园食单》里,袁枚说:“新蚕豆之嫩者,以腌芥菜炒之,甚妙。随采随食方佳。”范淹桥曾这样描述,“如在初穗时,摘而剥之,小如薏苡,煮而食之,可忘肉味”。难怪,鲁迅先生曾言,他儿时在故乡所吃的罗汉豆之类,“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,都曾是思乡的蛊惑”。

新鲜蚕豆,不仅可食,也可做“水龙”和“豆梗笛”。在丰子恺的记忆中,那“水龙”,“制法精巧的,射水可达一二丈之远”,是男童的“战斗”武器。“豆梗笛”,“用两手的指随意启闭各洞而吹奏起来,其音宛如无腔之短笛”。

新鲜蚕豆,“欢娱日子不长”,很快会“徐娘半老”。蚕豆“嫩者供烹,老者杂饭,干之为粉,煼之为果”,可“补中益气,涩精,实肠”。老的蚕豆,可以制成茴香豆、五香豆、兰花豆等。茴香豆,软硬适中,香甜可口,回味悠长,让人想起孔乙己。五香豆,上海城隍庙的最为着名,据说皮薄肉松、盐霜均匀、咬嚼柔糯,但给我的印象,只有一个字:硬。兰花豆,系油炸的干蚕豆,成品刀口外翻,形似兰花状,是饮者的钟情物。那豆的馨香,伴着酒的辛辣,衬着光阴,一寸一寸流过。

河南人,把煮熟的蚕豆,也称为兰花豆。在古城陋巷,常有卖家的声音破窗而来:兰花豆,兰花豆来了,面的,咸香。余味悠长。在中原,蚕豆成熟时,正值楝花怒放。我想,这兰花豆,是不是楝花豆的谐音呢? 年年春后楝花风,正是春夏交替时。

“莫道莺花抛白发,且将蚕豆伴青梅”,南宋舒岳祥,想必深谙食蚕豆之道。在春尽夏临之际,饮青梅酒,用蚕豆佐酒,把案独酌,在微醺中,品咂时令流转,有高雅的古风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果树栽培技术网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5stat.com/yingtao/20190514/66058.html

?